核四等於新一代核能技術?

說明:

一、各國期望以新型核反應器作為氣候變遷的解方,惟最快需待2030年

氣候變遷已成為全球重要課題,世界各國紛紛宣布2050年淨零碳排目標,以應對愈加嚴峻的氣候考驗。其中各國主要碳排來源的電力業者,也都競相發展減少碳排的發電技術,其中不乏冀望新型核能反應器型式能解決碳排的問題。

目前國內有很多人對於小型模組化核反應器(SMR)抱以期待,但我們必須務實看待這個面向。核能產業界早自1990年代起就一直談論SMR概念。SMR號稱與以往核反應器不同,可以被批量在工廠大量生產,經由卡車載送到現場後,組裝起來就可以形成一個小型的核電廠,且單一個反應器可產生60百萬瓦(MWe)的電力,足以提供4萬戶家庭的電力所需。

對於SMR發展目前世界已有多個國家投入不同形式機組的研究,包括:壓水式(美國、法國、俄羅斯、中國、韓國、阿根廷)、沸水式(俄羅斯)、高溫氣冷式(美國、法國、中國、日本)、液態金屬快中子式(美國、俄羅斯、日本)及熔鹽式(日本)。

以美國新規模電力公司(NuScale)為例,該公司計劃於愛達荷州興建12座77百萬瓦(MWe)發電容量SMR,惟這個計畫開始執行後,近年已從原本預計30億美元預算,倍增膨脹到61億美元,而預期2026年完工,目前也推遲最快2030年。

二、各國小型核反應器仍在設計/實驗階段,尚無電力業者表示願意投資

囿於目前各國SMR的發展大多仍在概念設計/實驗階段,迄今尚未有核能管制機關核准SMR建廠執照的實例,也沒有電力業者公開表示願意投資。此外,最關鍵的一點是,一旦有新一代的SMR,必須要經過該國核能管制機關審核通過,並拿到建廠執照,且要有電力業主願意拿錢投資後興建商轉,才能確定新一代的反應器可行,這樣未來才能對其他國家帶動投資建廠的意願。

三、核四為30年前設計,與新一代核能技術大相逕庭

對於台灣則只能引進發展成熟且商業化的新一代SMR,否則就會如同核四廠當初建廠時躁進採用美國尚未有運轉實績的”進步型”反應器,衍生後續多項工程問題,經歷20多年都無法完工。核能在這塊土地若要持續發展,最重要的是全民要有共識,否則貿然引進新核能技術後,恐怕會在國內再度引起新一波的紛紛擾擾,此非全民之福。

有民眾認為核能新一代技術可做為2050年淨零碳排的解方,惟核四為30年前的設計,與新一代核能技術是大相逕庭,更何況核四面臨的諸多安全課題至今無法在短時間內解決,需理性客觀的面對核能。